【卡撒占星政治學】一個大時代2019-2020 除了「命」還有「義」

更新日期:2019年7月15日


2018對許多人而言是「告別一個熟悉的自己」的一年,我實在想了很久,這一篇要不要寫......最後還是選擇了一貫的原則——「用君之心行君之意」、「不得已而為之」。

年底如往常般,林林總總的運程書出爐,一則幾年前的逸事浮在眼前。朋友介紹有人要找寫手,我就跟對方面談,嚇然發現他的樣貌在某運程書上見過,他需要我幫忙寫新一年的運程書,並且不只他一位的書,他邀我以一反三替幾位「師傅」寫,我翻一翻他們往年的,校對錯誤百出,甚至生肖的內容也是倒轉了次序......事情最後當然告吹!2017年有術數名家指梁振英能連任,坦白說,凡能把握術數皮毛的人都輕易得到推論,但這位名家卻道出相反的答案,我當然明白他們的私交......也在同年認識了一位身心靈界的朋友,初次交談中她極力表示她絕不談政治,而後來朋友告訴我她出現在保皇黨的聯誼會上......

2018年對我而言最震撼的新聞不是「一地兩檢」,而是中國與梵蒂岡宣佈,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教宗方濟各接納中國「自選自聖」的主教,也即為中梵建交、台梵斷交作 了前奏;於此,網上那些穿插著,佛道荒淫的新聞都只是「恐怖大王從天而降」的過場小丑。

這一切是我們的詰問,俗世的宗教都不可依時,我們的信仰根據是什麼?中國預言家劉伯溫回答明太祖問「道何人傳」,他說:「真佛不在寺院內,他掌彌勒元頭教」,我們了解中國古代的預言時,需要明白預言者囿於其時代的君主專制,在他們的思維中總認為歷史是靠著一個人推進,而當今解析預言的人又往往別有用心,把他們心中所推崇的人硬套上預言去,更好笑的是大家無法想像廿一世紀,仍有野心政客,想利用怪力亂神得到選票。劉伯溫所指「降在寒門草堂內」、「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其實是對應水瓶年代(民主訴求),特別海王星歸位至雙魚座的近五年,神秘學知識的下放及互聯網的普及,身心靈的運動徹底的散播,不再依靠世俗社會以其政治正確所指涉的權威來帶領心靈的世代,但同時現實上,這路不是平坦的,即使沒有教主、較散漫的身心靈團體也不能幸免在極權來臨時,成為整頓、收編作維穩的工具。 逾千年歷史的占星學在早期教會及中世紀的教庭就有著淵源,認為星空是神聖這本來就是宗教的情感。山崩怒吼、海嘯咆哮,然而星空,總是沉默;占星師不敢與得道者相比,俗情世間,總有未能沉默之時。2018年筆者的學生到中國聽英國某占星大師的課,我托他試問有關中國在此年是否會出現重大危機?她的回答是沒有。其實我只是想確認占星師對政治壓力考量的這一回事,故此在言論自由收緊仍未及神秘學界的時候,依圖直說,這也是一種責任。

占星圖以一個周而復始的圓來展示世道,行星各有其時間的周期,其中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稱為時代之星,而每個人的出生圖中也以此三星的周期作用力最大,這就是把人的處境從出生就放在社會的影響上看待,例如60年代特別64, 65,66,67年當天王冥王最靠近的時候,那就是傾覆與毀壞之最,其中以文化大革命為象徵,因為這股暴力不只是對人命,而是對人性的扭曲與催殘,禍害延至今,無論是天上的行星組合還是歷史現實上,都是罕有、難遇的,這些年出生的人,如他們的天王冥王星巧遇火星,時代的暴力也會在他們的生活的不同層面(出生日子不同)烙印;2016年旺角初一事件的主角,無獨有偶,星圖上都具備叛逆與夢想的天王海王星結合,這些特性集中在90-95年生的人身上,我相信在香港踏入嚴峻的2019,2020年時,他們都會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天王星只負責反動,反動後的建設能量,則是木星和土星的事,故此這股力量的成熟期,將會在2021年上半年土星木星相聚於水瓶座。

香港的變局其實始於2012年天王冥王星的90度衝突,從占星學角度看,即使梁振英下台仍未熄民憤,不無原因,但戲肉卻在未來兩年,幾個關鍵的星象,對香港的預示很值得注意。

文明、樂觀擴張的木星歸位到人馬座,刻薄、殘忍、壓抑的土星也剛好也是歸位致山羊座,不需等太久,2019年的三月,是象徵極權的土星和冥王星組合牽手高掛在香港星盤的中天之時,直衝香港的太陽,以及所在的第四宮(即安全島),也是一個城市的地產宮,當土星和冥王星作180度衝擊,指的也是一個城市所認同的自我價值遭受毀滅,而這種大跌市最大原因仍來自嚴峻的政局,三月只是開始,2019-2020香港地產勢必下滑,最少50%, 事實上,我早說過2017年只是小陽春只是幻象,恆指在兩年內回到20000點甚至再低,這將會在2020入秋後完成;另一個輔証是,2020正正也是太陽黑子周期踏入最低潮的時候。

三月亦是天王星進入金牛座,金牛座以9度坐落香港星圖主管貨幣、本土經濟、資源、銀行業的第二宮,金牛座是最穩定的星座,但當迅速的叛亂的天王星準備進入這個宮位時,香港經濟體系意味著變天,這事會在2021-2022年明顯出現。

我會說,中美貿易戰、香港傳統泛民抗爭的失敗、台灣大選結果,在2018年只是往後幾年揭幕儀式,2020年是土星、木星、冥王星三會,這是約四十年出現一次的星象,上次在1981年,但事情在1980年延伸的,當時適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正與英國討論有關香港主權的問題 ,1981年,會談陷入僵局,恆指結果在該年與翌年共下跌達63% 。當然我們都忘不了戴卓爾夫人所摔的那一交。這星象又再來了,大家無需恐慌,該從歷史中取得智慧:冥王星是死而後生的能量,說「死」的意義是把我們推到臨界點,也即是我們將會失去/不得不捨棄我們以為不能沒有的東西,或賴以生存的東西,請記住,是死而後「生」,這裡的生死是有因果關係的,上次是有關主權移交的事,今次很可能是另一種主導香港的權力登場,按2021年香港星圖,這權力不像現在的中央,它以一種令港人起碼感愉悅的態度強勢帶領,那個處境比起現在,看來香港人似乎更能接受。也許,我們到了那個時候會發現大部份香港人最需要的是什麼,而我們因了解自己得以存活。

相對於對岸的台灣,香港仍然是幸運。在2020年中左右台灣的局勢是緊張的,重點不是選舉,而是作為中美交惡下的犧牲,短暫的戰火不免,台灣人只有在對善的執著、認清自我下才不會迷失,有關台灣的課題,日後有機會再另撰文。

今年三月後容易出現短暫而觸目的群眾活動,這個「念」早在2018年就啟動,這是潛藏著並帶資源支持的叛逆,並且不是外國勢力。常說一個地方在危難時依賴的是人民的質素,今後港人不應有政治潔癖,更靈活地看透各方政治勢力的互動,爭取自己確實想要的。今年木星在人馬座,祂拉弓發射遠程的箭,是個樂觀的祝福,雖然發射的人未必是最後找到路檢起箭的人,但政治是隊制的事,成功不必在我,也不必在於一時。

我們從歷史中走過來,面前是大時代,巨輪下我們也許無法逆行,然而「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前路總仍有星光照耀!

0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