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704753f1631c2661.html 區惠蓮 占星自療 占星課程 Reiki 占星 諮詢 Cosmos Chant 繁星絮語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18 Cosmos Chant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                   

被踢出行星行列 天文學家醞釀翻案冥王星未絕望
轉載自《蘋果日報》26/08/2006路透社/本報記者

 

降格不影響占星圖

冥王星被剔除出九大行星之後,本港及外國占星家都說,不會改變現時的占星圖,反而另一矮行星「齊娜」對占星影響有多大,則有待研究。

 

冥王星續主導天蠍座

​ 本港占星治療師區惠蓮說,占星學與天文學曾為一家,但19世紀起已「分家」,占星學只採用部份天文學知識,如當年天文學家將冥王星列為行星後,占星學家認為冥王星的位置及特質等,符合占星學理論,故將其列為影響天蠍座的星體,現時就算冥王星被剔除出行星之列,也無阻冥王星繼續主導天蠍座;同樣理由,就算天文學家將來發現另一行星,但若該行星未符合占星學理論,也不會為占星學所採用。

英國著名占星家格蘭特(Russell Grant) 對冥王星降格感到激動,但會繼續用現時的占星圖給客人占算,因為從神話角度來看,冥王星是不會降格。他認為「齊娜」的出現,對某部份人有影響,值得鑽研。

愛 不能空談轉載自

轉自《Jessica》2006​Text: CathyPhoto:JeffMakeup:Catherine@BeautyTechWardrobe:Penny Blac

愛,總不能空談,要實踐。透過占星治療幫助人解決心中鬱結,是愛人的體現。過程中,無論受者抑或施者同樣欣喜。

區惠蓮早在十多年於法國留學時初接觸占星學,已經對占星感到興趣,即使身邊不了解占星學的人誤解為一種神秘、詭奇的占卜方法,仍然無減區惠蓮對占星的迷戀,但說到真正愛上占星學,原來是在發現占星可用於心理治療上時。這個時候,正是她尋找到自己在世界的方向、社會的責任的時候。

每一位找區惠蓮進行治療的人心中都帶著不同的煩惱困擾,在柔和的燈光、舒適的環境下,區惠蓮先會耐心聆聽受治療者的問題,然後以他的出生年月日時,透過占星學,找出這個人的隱藏性格或者一些他/她並不願意面對的問題。「透過占星學了解他的心理狀況後,我並不會直接指出他的問題,而是透過傾談、對話,讓他自己打開心中那扇門,認清自己的問題所在,這樣比我直接指出問題來得更有說服力。」透過占星圖,區惠蓮讓人對自己有更深層的了解,面對一些不願面對的經歷或童年烙印。「占星治療比一般心理治療更迅速了解到病人的心理狀態,能更快對症下藥,為來治療的人解決心中的煩惱。」

因為愛看到人們的困苦得到解脫,區惠蓮花上很多時間及心機研究及實踐占星治療,「占星治療就好像螢火蟲,它是黑夜中的一點靈光,一閃一閃,它並不是一盞長明的燈,你不能夠完全依賴它,別期望它能告訴你明天一定會發生什麼,但只要捉緊這一點靈光,你就能快速地探索人的心理。」

區惠蓮認為占星治療可以帶領人從黑暗走向光明,因此希望更多人得到幫助,她經常為有經濟困難的人免費治療,以愛去幫助人。而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占星治療,她除了會舉辦更多講座之外,在明年年頭更出版她的第二本關於占星治療的書,當然,醫者人心,區惠蓮在未來的日子會為更多有需要的人免費治療

標題6
PSYCHIC PORTAL: Astrology

轉載自 Sunday Morning Post 12/10/2003text by KATE WHITEHEAD

There is lot more to astrology than the star sign columns you read in the newspaper. These columns can be amusing and intriguing but they have very little to do with real astrology. In fact, astrology started before the ancient civilisation of Babylon and is one of the oldest sciences known to man.

 

Newspaper forecast were never meant to be much for than a fun diversion. They first appeared in 1930 to mark the birth of Princess Margaret. Hoping to get a new take on the royal birth, a London newspaper ran a column about what the stars had to say about the new princess. The idea was popular and has remained a regular feature in newspapers -but we assume that most readers are not daft enough to think they are anything more than something fun to read over your cornflakes.

 

Newspaper star signs offer a reading based on your Sun sign -the zodiac sign the sun was in when you were born.But they can't be accurate because they don't take into account all the factors that make up your horoscope. A horoscope is a map of the planets and other celestial objects at the time of your birth. They are very complicated and can take days to draw.

 

Fortunately, there are now computer programmes that can create your chart in seconds. Au Wai-lin is an astrologer at Plasma Age, a new alternative centre on Lyndhurst Terrace in Central. She inputs my date and place of birth into her laptop and up pops a complicated chart covered with squiggles and strange symbols.

 

Looking at the chart, it becomes clear that there are more planets and influences involved than the sun alone.Astrologers take into account every planetary position at the moment of birth. Ms Au explains that just as important as a person's sun sign is their ascendant, the sign which is rising in the east on the day that they were born.

 

The chart is circular and is divided, like pie, into 12 equal slices, each known as a house. A planet, moon or sun in any one of the houses is believed to impact the course of a person's life or character.

 

Although it takes less then a minute to prepare a chart on the computer, interpreting it takes considerably longer. Ms Au likes to spend at least three hours pouring over someone's chart before she does a reading. Rather than speaking of ultimate and definite events that will happen, she prefers to talk about the kind of energy a person can expect.

 

"Astrology does not say something will happen for sure. There is free will, we are able to make decisions that will change our future.I just read the tendencies." said Ms Au.

 

By reading someone's chart, Ms Au is able to determine their personality and the kind of relationships they will develop and obstacles they will face. She says people usually come to her if they have a problem or a question, but she tires to steer people away from what she sees as superficial questions and into making their own decisions.

 

"If someone asks me 'is this boyfriend the real one for me?? I say, if you love him he is the real on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e process. Love is the result. If the result is eight, there are many ways of getting there."

潮流搜索:占星治療師,透視困惑者

轉載自《TVB周刊》9/2004text. 可琦photo. 陳永樂art. Lkee

香港人每日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大家有否想過,自己每個角色背後可能隱藏著一些故事,而這些故事又會影響我們的行為表現,如果在內心深處有過不愉快或不尋常的經歷,都會表現在日常的生活中,問題是當自己都搞不清到底因何會這樣、那樣時,就會造成很大困惑,點算好?新興的占星治療法可能會幫到你,對於占星術、星座運程早己熟悉不過的朋友,也不妨對這種西方算命治療法認識多一點。

占星治療師秋三十娘表示占星術可追溯到遠古埃及和巴比倫時代,但以占星作心理治療卻在二十世紀初才開始,而就她本人所知,她是第一個利用占星學觀看人精神迷宮、疏導情緒、為在困境中的人提供一些透視的(華人)占星治療師。

每個人都按他出生的年、月、日、時、地點而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先天星盤,這個星盤內記載著他出生時天空的星象。其中有太陽和九大行星,它們都是能量,會在我們星圖中的十二星座中坐落,於是每個人的各種能量便會因落入不同的星座而有不同的形式表現,這樣,當它們安放在占星學上為人劃分的十二宮即十二個生活範疇,便構成一個人的素描。

透過占星圖,秋三十娘可以看出人的心理狀態,尋找出對方行為表現、迷失方向的原因,她舉例說:「例如由星圖可以看到一個人與父親不咬弦,然後透過對話,找出原來她的父親拋棄了她的母親,這件事對她造成很大傷害。在對話的過程中,對方會思考,反省自己點解會有一些特別的表現,而這困難在她人生中亦曾經出現過,她可以趁今次事件好好了解自己,看看自己的精神狀態在一個甚麼位置,所以我不是要給來找我占星的人一個很簡單的答案,而係要藉以令對方了解自己。」

在秋三十娘的經驗中,有些客人是雙性或同性戀者,可能因為社會未有足夠的開放去接納他們,所以他們之間的相處很容易在壓力下受情緒影響,她不會企圖把他們變回異性戀,因她並不認為同性或雙性戀是變態,只是運用占星學,協助他們走出迷宮。

有別於一些江湖術士,也不為了滿足慣於閱讀每周星座者的好奇,結合了中國哲學、紫微斗數、西洋占星,以致心理學及文學知識的秋三十娘寄語讀者:「有事先好問,冇事就唔好!」

是神秘學不是科學轉
載自《JET Magazine》第29期text. 倫

J:你跟其他占星師,有甚麼不同?

秋:我不是做預測,雖然許多人說星座很準很準,但我不沉迷準確。我主要用占星做心理治療,有些來到以為自己有A 的問題,其實A問題只不過是B問題的偽裝,他逃避的,他不肯說,我睇到。例如客人表示想買層樓,好擔心自己的經濟狀況,我一看,根本她的錢財好到不得了,她的insecure來自哪裏,原來是自信不足,憑著星圖,我會追溯番,原來在她小時候,她父親給她很大的挫敗感。這些不是一般心理學可以響咁短時間內做到,而占星可以。

J:你占星的原理如何?

秋:現在的占星毋須咁辛苦畫圖,有星盤程式。占星術是一個base on地心說的學說,它有黃道十二宮。每一個人出生時的時候,當時恆星分佈的狀態,就是他的星盤。一般人說我的星座是甚麼甚麼,其實講緊太陽落在那裏,行星與行星之間有些角度,如120度,45度,代表艱難或者smooth,都構成了一個人的一生。太陽星代表一個人的will(意志),代表我們在社會中希望扮演何種角色。月亮代表他的情緒,代表了我們內心處,希望別人如何照顧自己。有些人當太陽和月亮是180度對立時,他的意志和情感需要的分歧很大,性格會好矛盾,通常在full moon出世的人就會如此。

J:為甚麼有些人看來不像是那星座的人?

秋:行星的排示也很重要,例如這個人的太陽獅子座,但是處女座卻有四粒恆星,表示了其實處女座對他的影響還要大。那解釋了為甚麼有些人看起來不大符合自己的太陽星座。

J:占星究竟是否科學?

秋:我不會像外國的占星家般,定義占星是一種科學的藝術,占星於我來說不是科學。我並不覺得火星近地球就一定發生甚麼事,天上星星的運行跟地面沒有必然的關係,最多只有平衡的關係。占星是神秘學,為甚麼會將它當成科學?難道當成權威就可以搵飯食嗎?

J:星座能否決定一切?

秋:我相信有free will(自由意志),故此我從來不會回答:「我唔可以......?」我會說,你想就可以,你要就可以。「用君之心行君之意」即是例如六四廣場上的人,他們很清楚自己想點,你那時候用占星去占他們,有用嗎?有時一個人做的事,他可能失敗的,但是有價值的,那麼價值永遠高於利害得失。占星師不是要告訴人,你應該點做,而係像打波,一來一往,占星不過是給你一點啟發。

Be Myself: 我走我的路
轉載自《Capital femme》第II期​

男人看星座,為了和女人聊天時多個話題。女人看星座書,研究《女人來自金星,男人來自火星》,以便和男人相處,懂得進退。除此二者,還有一種人,研究哲學,學習心理學,又以星座的方式為人進行心理治療。這是占星治療師,區惠蓮(秋三十娘)所選的路,有別於一般人。​ 廿四歲時有人送了一輛寶馬給她。結果,她拒絕了這輛車,到了30歲的時候,卻有些後悔。「現在就想,當時為甚麼不要,不開車可以拿來變賣呀?」區惠蓮憶述年輕時的傻氣,忍不住笑。「我覺得自己就像一片雲,不是很現實。」​

現代『神農氏』​ 區惠蓮的朋友們為她起了個外號叫「神農氏」,形容她的個性「飄忽不定」。她曾經在臺灣留學四年,又在法國住了四年。她曾經教過書,也曾經是一名文化工作者。然而,到最後,她卻選擇了風馬牛不相及的占星治療師。「我的生活比較罕有。區惠蓮說,臉上卻不知道怎麼的帶著些落寞。「我從來不會像我媽媽,我姐姐那樣,覺得甚麼候要結婚、讀書、生小孩,或者買樓。甚至到目前為止,我也沒上過朝九晚五的工作。」​

學以致用​

2003年開始,區惠蓮從一名文化工作者,轉做占星治療師。區惠蓮說,當時的親朋好友都覺得奇怪,「但是我自己覺得占星是很具創意的一件事,而且可以有更深層的接觸,像人的內心。」因為這樣,區惠蓮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在香港還算新生嬰兒的行業──占星治療。​ 在香港,把占星和治療結合在一起作為一種行業的,區惠蓮是第一個。區惠蓮說,占星治療是結合心理學和哲學,再配合星座的一種治療方法。「如果單單是心理學,我會覺得不足夠。因為心學有它本身的問題,反而將我在台灣讀大學時學到的中國哲學配星座,才有一個效果出來。把興趣,和自己所學的放在一起,去服務人家,我覺得是既有創意,又有意思的事。」​

注重人和人的關係​

不屑跟隨世俗規律的區惠蓮從大學畢業後,堅持過自己要過的生活。「我喜歡法國的那種生活。那種優遊的感覺,那裡很能享受生活裡的點點滴滴。歐洲給我一種家的感覺,而我自己在性格上也很接近他們。」對於一個曾經居住了四年的國家,區惠蓮自然而然的感到親近。區惠蓮說,曾經在街上見過這樣一種情形。「一個流浪漢叫路過的女孩子給他吃一口雪糕,結果,那女孩子真的給她吃了一口。他們的文化裡注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法國文化裡特別優勝的一點。」​

寂寞負擔得起​

​沒有隨波逐流,堅持走自己的路的區惠蓮承認有時會感到很寂寞。「如果我像我的同輩那樣正正經經的上班,追求事業,我相信我現在已經做到一定的職位。」區惠蓮低頭看了看她那印有天秤座圖案的咖啡杯,然後微微一笑。「堅持自我,你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付出代價。不過,我覺得自己負擔得起寂寞。」​ 身為中世代的一份子,區惠蓮說自己所追求的改變不大。「我追求的生活必須有兩個條件,一是和自然、人有關,二是有創意的。」她指著自己的一件藝術創作「冬菇椅」的照片說,「這張冬菇椅是一種大自然的創作,它代表著寧靜,含蓄,而又穩定的力量。而我覺得生命走到30、40的時候,應該可以把握到這種力量。開始尋找這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