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Casa

司馬庫斯

已更新:2022年2月2日



終趕上除夕探訪了位於新竹縣的司馬庫斯——上帝最後的一個部落。這敘述作了成功的市場推廣,它是台灣最後供電的地方,聚居的泰雅族部落一直過著原始簡樸的生活,像與世隔絕,直至1990年才開始使用電力,旅遊業從而發展,也正式和整體台灣社會接觸起來。

台灣原著民以阿美族最多,但泰雅族卻分佈最廣,他們驍勇善戰,就他們的射日神話中,英雄是背著小孩去的,喻示這種一代傳一代不屈不撓的生存意志。電影「賽德克巴萊」正是圍繞「霧社事件」的故事,賽德克族英雄(過往認為是泰雅族的分支)莫那·魯道帶領賽德克族等部落反抗日本殖民時代長期以來的苛虐暴政,在過往他們以極縣殊的軍事武裝、兵力,抵抗日軍,日軍最終要出動飛機、山炮、毒氣等武器強力鎮壓,而參與行動的各部落幾遭滅族,數百位族人在寧死不屈下集體自縊,十分悲壯!


及後,其他部落從台灣中部四散,據說其中一支由母親們帶著子女北上,也就是今天居於1,600公尺深山中的司馬庫斯聚落, 到司馬庫斯必會探訪巨木群, 這裡蘊藏許多千年以上紅檜,其中最大者名為Yaya Qparung,周長20.5公尺,樹齡二千多年,主幹約可讓二十人牽手環抱,其名字就是「母親」、意謂孕育。在一些壁畫中可看到族人從前用人頭祭祀的蠻風,而現在司馬庫斯內已有學校、教會,這是長老會抱著犧牲精神、前仆後繼進入聚落傳教開化的成果罷 ,然而當我看見那參天的神木,我相信即使沒有基督教,他們仍會對比他們更偉大的精神流露謙卑崇敬之情,看過往族人親吻神木,這不就是信仰? 從劫難流徙的日子洗鍊出的信仰是何等緊實?!

司馬庫斯部落今天資產已累積達3億港幣,在族內工作的人無論是那個層級,除了都有自己的房屋,年薪統一在港幣約18萬,也許對香港人而言,這是小數目,但他們至少能尊嚴地保有生活,並且與優美的自然共存。


回程途中不斷翻看神木Yaya Qparung的照片,似曾相識......這是我第三個在台北的除夕夜,台灣人過年不像香港,除夕、初一、二,大百貨公司及街頭食肆全休息,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我有一年因忘了準備,過年只好在家吃泡麵,今年雪櫃雖早塞滿,但旅途令人疲累,想在外面晚飯,和家人從捷運窗外望,七時已漆黑一片,,彼此忽然想起麥記,懷念那下了勾魂藥的薯條,發現它營業中像上了羅亞方舟,我們高高興興點了大餐,邊吃邊環顧周遭顧客,我好奇到底除了我們這樣的異鄉人,還有什麼人除夕夜來吃麥記?分別是兩位單身漢、一對年輕情侶、兩個在討論電腦遊戲的大男孩、一家三口的小家庭。我們動身離開時,旁邊的男人突然問我們是否來自香港?來了多久?是因為前幾年的事?最後說歡迎我們來到台灣......昨晚台北氣溫低,我步出店門,覺得街道在黑夜中像伸展了不少,那人的暖意再次提醒我們,離家的路愈走愈遠,縱使我是個適應力很強的人,感懷的情緒冷不防來襲......


回家再找關於司馬庫斯的資料,泰雅族始祖從巨石裂開誕生的地方叫Pinsbkan,有一段寫著:泰雅族繁衍壯大,眾人聚集在Pinsbkan。族人說,我們不能一直生活在祖先火堆的灰燼旁,我們要到新的生活空間,才會有更多新的想法和看法。分開時大聲喊叫:「我要離去了!」聲音很高亢,代表內心真摯的思念。





2,903 次查看2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