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撒占星政治學】進入正場的變局------美國動亂與全球經濟大蕭條




1月5日的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像身處醫院,旁邊是病重垂死的人,醫院簡陋的四壁顯示是戰時的醫院,我仍是健康的人,我脫掉口罩離開了,走進教堂,那最隱密的地方有玻璃棺木、趟著教皇的屍首,我凝視著他,他的頭微恍、似要甦醒,在這個時候,一個管理教堂的小教士進來,走過去檢驗屍體的情況,然後轉身擦過我身旁道It’s over!說得時候就像一個局外人,與其說他是個教士,不如說更像打雜;我當下深沉的重壓在心頭,便醒過來了!


這是潛意識對我的提醒,大魔頭回來了,世界的困境將超乎想像,但卻以聖潔的外衣出現,社會一些似是而非的固有秩序在因循的環境下腐爛了,那教士就是對世界冷漠的人,致於我,不是一個占星師嗎?為何仍然落入不安?


面對大時代,我們的頭腦、知識無法完全安撫我們的心,正如早在2018年我就知香港要面臨三年零八個月的日子,但當日在煙霧漓漫火光紅紅的前線採訪,死亡的恐懼還是來到心裡……我如是,何況是其他人?1月6日Trump沒有翻盤,大家像世界末日到來,怎麼他並沒有像眾多預言所說的勝利?


我希望在這裡指出,預言並不是一枝廉價的扶手仗,世上沒有一個預言家能按世人的標準百發百中,因為預言多以象徵、暗示的方式展現,就像占星,每幅圖都只有那幾個符號,在不同時空不同人間卻是幻化三千。賴布衣對人類航空事業的誕生也只用「鐵鳥橫飛」的暗示性語言,到底和他同時代的人能想像多少?16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諸世紀》中預言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這個月星圖的大十字星象一般被解讀為世界末日,後來大家則指向「911事件」。然而時間不就差了兩年?世界至今仍殘存呢!預言是否要破產?


「911事件」的策劃,後來查出就是在1999年7月,而這來自中東的恐怖襲擊是小試牛刀,在未來,美國進入冥王星回歸的進程中,他們的打擊將會重來,「911事件」是個頭盤、樣版,那個國度將帶著與敵同亡的襲擊重來,這個念在1999年動了!


香港人可能覺得世界的事顯得遙遠,那不如回想2012年也是被世俗理解為另一次世界末日(其實只是清洗),香港人今天的局面要追溯,該是從這年開始,大家仍記得一個被指為地下黨的特首候選人被爆「反高鐵運動」中曾不諱言可出動防暴警察嗎?其後2014、2019年都實現了。


理解預言就如我多次的明言,占星圖要我們覺察的是行星的規律,以及從中得到的啟發,就好比上天給人間的故事大網,預言用象徵,保有的是人類在其中的自由意志和選擇,故事的內容、細節是我們去譜寫的,意義和價值是我們去賦予的,上天給你一點點提示是善意,就如黑暗中微弱晃動的一點火光。如是,我們惶恐的坐著看看那一個預言能給我們應許性的話語以求心安,其實是未準備好閱讀預言。


世界有既定的規律而沒有早就刻上的路徑。同樣是8這個數字,可以是2+6,3+5,4+4,1+7,不同進路的選擇就有不同的過程。2019年底我在網台節目上回應主持,從世界大局的轉變來看,誰能牽動這樣大的局面?由此推斷川普會贏,而我們都相信川普是贏了,但卻不等於能順利連任,到了12月我才明白冥王星回歸的變局不由我們所想像中的方式到來,他未能順利連任正好揭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崩壞,撕破美國尊重言論自由的假面具及暴露了埋藏在美國等待已久的魔鬼勢力。川普本人愛國也不好戰,但黑暗已因他而被看見,面對再次無理的彈核會是美國內部的動亂的導火線,至此他連任與否不是故事大綱,重點在於美國必經歷長達7-8年浴火重生,而川普如我所說無論在朝或在野都成為抗魔的精神領袖。




如果大家明白在整幅圖象,便不會為川普或無法連任而感絕望。別忘了當年以色烈人也曾誤以為基督是地上的王?我們要問,如果他不在位的意義是什麼?是要徹底把已腐爛的制度推倒重建,縱使再次經歷戰亂!世紀動盪將在1月21日(HKT)總統交接的當天至2月11日6星匯聚間開啟,美股縱仍高企,2月1日的水星逆行開始陷落,誘因已出現且無法逆轉,洗太平地必需待世界經濟大蕭條後才算條件完整。美國已在險境並且必需通過流血、死亡種種難以承受的苦難來痛定思痛,重拾信仰,重拾人的根本。


交接當天的星象是木土日和天王、火星月亮的90度角度,政府企圖的新秩序和人民的意願發生衝突,這是會延續的,事實上天王星和土星的衝突將是今年的主調。回到希臘神話,天王星(Uranus)及土星(kronos),kronos是Uranus的兒子,Kronos戀棧權力,把父親Uranus去勢,於是Uranus預言Kronos將來也會被祂其中一個兒子罷免;kronos為了逃避命運,便把自己生出來的兒子吞噬掉。這裡我們便明白,土星的權力是天王星所賦予,在水瓶年代,政府的權力(土星)是人民所賦予的(民主制度),如果政府要閹割人民的權力,這樣的政權必自取滅亡,畢竟美國人不是待宰的羔羊。


現時土木在水瓶座,其守護星天王星在管錢的金牛,如果土木會是新秩序的好頒佈,它必通過挑戰建制的革命性行為,主戰場是資訊平台、網路,並且是固有金融體系的傾覆,其實兆頭已見,2月後更清晰。對於過往愈是少與世界連結的國家,反而能得到休養生息。請注意2月1日後資訊封鎖的情況更嚴重。


香港人感希望落空,這是簡單理解拜登上任必然等於鬼國能恣無忌憚的殘虐香港。我相信維尼也可能有這樣誤判,誤判的結果是戰爭的引發,一旦戰爭引發,將踏上滅亡之路!


美國當前的危機,很多人以南北戰爭來類比,我覺得不當,因為是冥王星回歸,並且存在勾結外國的叛逆行為,故此該與1776年獨立戰爭前夕相提,這是全體人民要不要被外來人統治的決戰。香港人把自己的命運投射到美國的前景上,美港當然是有著緊密的關連。1月6日美國國會的暴力事件,香港人一眼就破解其中的陰謀,種種抹黑、架禍的手段我們都經歷過,就黑衣人趴上國會衝擊,最後引致無辜者喪生一幕,我認為不單是陷害川普……在我執筆之時收到讀者一條片, 關於一位在曾在香港報導抗爭的記者Michael Yon指當天有Antifa分子,他們曾經到香港學香港抗爭者的抗爭策略及裝備……我猜有人刻意想要把香港流水革命說成是川普策劃,打擊川普及把香港的抗爭污名化是他們原想一石二鳥的盤算,也是美國國內外勾結的各取所需。




美國人只能勇敢捍衛他們立國的憲法精神,而香港面對各層級的大搜捕、算舊賬、封網,以及今年大規模的搜掠港人財富,我們該如何對待?如果我們理解為鬼國已牢牢控制香港、把我們打敗,這是中了對家要磨滅我們意志的下懷。不!我們該站在抗爭者這邊理解,這瘋狂的行為令所有人對一國兩制無懸念而另覓他途。再有選舉,香港人應該鄙視、罷投!與此同時香港人的抗爭該從街頭回到電腦旁,還記得上文提到的水瓶戰役?香港的抗爭者該全力轉戰網絡,用我們的經驗去影響其他人,水瓶年代要的就是資訊解放,因為香港是在中美同樣面臨世紀大局的轉變中尋找機會的,兩地的人民如得到正確的資訊,將會為香港重光帶來助力。


現在的香港,是許多人一輩子未遇過的黑暗,客觀環境無助時,這都是我們內省價值的最佳時刻,當生命財產都似乎都把握不住,也許我們變得更無包袱更自由,請沉著、平靜繼續抱有信念前行,用善意彼此體恤對待。2019年的1月我說2020年底有外國勢力進入,現在回首,英國的BNO應該就是前哨,當你看對家是如何在意,他們的憂慮正反映了對外國勢力的提防,當香港隨時成為過半數外籍人的地方,這無異制造了公投的結果……事情會演變下去,今年外國對香港的援助仍然會到來,請安靜地當個鍵盤戰士。


近日社交、通訊大台股價的下滑已告訴大家,每個有靈魂、響往自由個體集合的力量是決定性的。我不太喜說正邪之戰,因為世界上還有「平庸之惡」就像我夢中的那個教堂的管理員。請正視自己的力量,戒掉依賴英雄的惡習!












21334 次瀏覽29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