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

原載於星島日報 / 2000年


從九歲始喝酒,第一杯是從父親手裏接過來的,他說這是啤酒而稱之為老番涼茶,當然啤酒真的亦不算酒,往後成長路上不斷升級,十八歲時喝一杯XO,仍臉不改容;後來到社會上做事,碰上酒鬼社群,又怎離得開這杯?一趟,實在盛情難卻,空肚喝了三杯紅酒,三杯干邑,主持了一個會議,除了坐在旁邊的人嗅到酒味,其他的人沒看出我的言談舉止有異樣。據歐洲一些鬼神學家說,地獄之平坦暢達,身處其境會感到無比愜意,而路兩側有九十九家酒店,須逗留那裏喝一百年酒。而法國有一傳說,飲酒百年而抵達地獄之門卻未醉者,靈魂可以得救。這傳說似乎要透露對意志的崇尚。


我從未醉過,也拒絕被別人催眠,然而我漸不以為然,因「意志強橫」的另一注解為極度「我執」,《莊周夢蝶》的智慧最後落在「忘」字,以前我總認為人憑意志可以改變很多事,怎知生之途陷阱處處,有些時候偏要收起意志才能平復自我所受的傷害,人類千思萬索,原來只博得上蒼一笑!

0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