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

原載於星島日報 / 2002年


入秋時分又是愛犬的死忌,插在牠墓上的木塊風鈴「啪啪噠噠」地響,我生了搬家的念頭。香港,還有哪處可逃呢? 上星期天,地產經紀帶我到較近郊的地方看了一整天的房子,回家時筋疲力盡,十時前己呼呼入睡,快要天亮,大概五時左右因口渴醒了,發現有東西坐在我的床邊,我看了「它」很久,「它」卻不動聲色,而且沒有眼耳口鼻,我沒法認出它的身分,但憑衣裝可猜是一名老婆婆,雖說沒有極度驚慌,卻亦打消了起床喝水的念頭,只好繼續閉上眼睛睡。 外子說「它」大概也是村民,但怎麼跑到我家來呢?


今天才想起幾年前我來看這房子時,是房東太太的母親接待我的,她就獨自住在隔壁的村屋,那時她已患上絕症,我決定搬到這裏來之前她已進了醫院,房東太太後來轉述母親之前曾抓?她的手說:「就租給那位小姐吧!就這樣好了。」〈當時來看過房子的不只我一人。〉


我不敢確定床邊的那位就是她,假如是她,事情也太可疑了,因為十個月後家裡就有新生命誕生了!

0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