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天使


發表於《星島日報》 2/1/2000


我從不相信輪迴之說,覺得這是幼稚和軟弱 ── 硬靠著果報監管人間善惡,但我卻也無法解釋,自生以來的幾十年間,為何總常被一個片段呼喚:一個女嬰眠在綠色的鐵架 ? 內,看著圍繞著她的親人,有聲音對她說:「從這裏開始走吧。」


睡眠如海浪,它們都是一線暗道,我委實不明白,卻漸悟始與終之間不是直線,甚至不是線,後來才知道,這片段不速的出現,是我害怕家庭的原因。


許多夢裏我回到這綠色的小鐵床 ? ,我曾因此追問媽媽我出生的時候是否有一張這樣的 ? ,她說,在我一歲那年便丟了。 我很清楚記得我曾在那 ? 中被親人熱切的眼神追趕,親情是熔岩,它流動,把你灼傷,它凝固,把你絆倒:我曾在其中掙扎過,這躍動往後在成長後睡眠中纏繞著。一天,醒來滿懷厭惡 ── 對於靈魂不滅。我十七歲那年,不得不脫離基督教。


生與死,都是別人的課題,而再去尋找死亡的真相,實令人不耐煩,我的家族是否真的希望弄清楚一些甚麼嗎?他們好些時候會鼓起勇氣,振作自強地宣布要怎樣,例如把抽氣扇上經年的油漬清洗等等;決定派我到法國追查表姊失蹤七年的下落,也屬茶餘飯後的事情,「若她真的死了,那你就把她安葬的地址寫下來,我一把年紀也沒去過法國,順便走一走好了。」舅父有一種令人難以理解的嗜好,即使在他的出生地,到公司購物,他喜自稱遊客。話題很快落在我乘搭的航空公司上;他們一口咬定俄羅斯航空公司的墮機率最高,並且定與蘇聯解體有關 ……


其實我不愛坐飛機,沒有十八相送,沒有長流的眼淚,空間成了多餘、被排斥的東西,這家公司卻能帶給我一點補償,我用一個坐位的價錢了四個坐位,我躺著隨氣流波動升降,頓然找到多年來在表姊身上散發的魅力,原來可以命名為「速度」,五年前在她的跑車內,我不懂她為甚麼那樣瘋狂地飊車,她的笑聲聽來非常侷促,「吃吃、吃吃」,也似乎是來不及享受速度的快感,我在旁,看著那已被染得金黃的頭髮瘋狂地飛揚,有時煞風景的覆蓋著她的臉,我會想撥開她的頭髮看看是否隱隱有淚光,還未來得及,車已不知怎樣衝向路旁的欄杆,車身翻轉了,在路上滑行了五十公尺,我用手護著頭,只見眼前景物震動旋轉,一聲巨響後,聖誕節舞會的熒光頭環輕輕混出,興猶未盡,自個得意在地上閃呀閃,而車外竟發現一團金黃色假髮。


打從舅父因她超過晚上十一時回家,把她的秀髮粗暴地剪下來以後,家裏斷斷續續傳出她與人同居、懷孕、開賭檔、當舞小姐等他們稱之為誤入歧途的消息。


早上七時抵達巴黎,沒心思休息,下午到塞納河逛,重看巴士的獄的倒影,眼裏仍是一片江湖。生,不就是歧途,我媽媽不能諒解我為何對聚散可以如此無感。到最後,她找到答案:我是在麻麻死後七天出生的,而她,在世紀之初,十六年華時,已堅持獨個兒越洋留學。


我到底怎樣尋找她的下落?面前生活了多年的城市,驟然仍是陌生,它隱藏了許多許多,告訴你在天涯海角,如此孤立。但表姊總對歐洲有無限的憧憬,最後在餐廳那次見面,是逃亡前一夜,我背著父母的咆哮喝止。她坐在暗角處對我說,只是不想獨自吃晚飯,甚至沒有告訴我翌日離港,她說她很快可償心願,站在白鴿群中餵飼牠們。


家族給我餞行的席上,自稱嘗盡天下美女的舅父多喝了兩杯,大談要存錢到荷蘭,幹那聽說會讀哲學的窗櫥妓女。妓女又稱神女,怎樣普渡眾生,這耐人尋味的話直至一次在巴黎地鐵碰到露體狂時才明白究竟,那男人大概也上六十歲,兩隻手指夾著的陽具像被踩扁的蚯蚓,令人不忍。


經一個在十三區開餐館的老巴黎教路,找在這兩年間冒起的姑爺仔小霸王,也許可以有一點頭緒,一句中文也懶得講的少年,同樣把頭髮染得金黃,他瞧了一下照片,搖搖頭聳聳肩,便轉身走了。我差不多獃了,一片空白,他卻突然回頭喊:「你是說安娜罷!」我忘了,我怎會這樣大意,她從不被命名,每轉換一個英文名字即意味著她又跟了另一個新男人。


她嗜賭的死性是永遠不改的,小霸王給了我她一年前的地址,屋主姓陳,曾跟她同居。 我按了一下門鈴,心裏竟從惶恐中閃出一個惡念頭:我害怕她還在生而問起這十年來的感情生活,我看過在賭桌上下注的灑灑落落,在歡場中修練,淨化了人的貪、嗔、癡,我忘不了她的嘲諷、說我是白社會的人,原來多年來,她幾成我的聖母。


「她搬走了,你可留個電話,但我不知她會否打電話回來。」一個聲音沉厚的中年男人應門。 尋找表姊的線索斷了,我只好購買各人的手信回港。


過了好幾年,我又失戀了,沮喪整天昏睡,媽媽來電,聽得出她用家長教訓子女的態度掩飾問候,我想反駁她這不就證明我有感情?但一切話題都會歸結到她家喝湯算罷。


我坐在雙層巴士上看著灣仔人頭湧湧,為何總有戀人的海市蜃樓,我的視網膜起了變化,時而模糊、時而清晰,失了控制,在人海中尋尋覓覓 …… 是她,穿著最喜愛的白色套裝,牽著旁邊的男人,竟帶著含羞的面孔,一切都靜止了,只有表姊,我的安琪兒在人群中輕輕滑行。

75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