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 一門古老學問的人文定位



占星學,也許早被淘汰,卻又可能從未出現,即如中東婦女在黑紗遮蓋下的臉孔,於巴比倫時代曾在微風中回首嫣然一笑,我們的前人曾被這瞬間神秘的魅力所懾服,而這種悸動卻又埋在地底,世世代代無法言喻。

今天伊拉克(古代巴比倫)境內一塊炮火下的敗瓦,以及大英博物館內看到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占星遺跡的零星文獻,從文明衝突所引致的暴力來看,並不見得有所差異。 占星學,有很長久的時間,在基督教及科學洗禮下的西方文明中,等同愚昧,又或笑話,更可是一種原罪,即如吃了智慧樹的禁果。

自十九世紀,出現了「白人的負擔」這種觀念以來,西方文明都以區別於原始社會、代之以其假定的價值觀和理論,作為在政治經濟上理直氣壯延伸對非西方社會的控制,所謂「世界文明」,只是西方文明的特有產物,企圖把世界各地的人收歸在單一的價值觀、信仰、制度之中。 我們認定這種單一文明的勝利,以及對世界文明中心的現代化進程毫無懷疑的結果,就如人類學家布勞岱(Fernand Braudel)所觀察,這是一種幼稚的想法,可導致數世紀以來一直包含於世界偉大文明中的多數歷史文化終結。

我們也許忘了,西方文明本就源於美索不達米亞(蘇美文明),亦即占星學的發源地。這種學問,是當時某些人在某種文化創造原始過程中的產物,從而透視了某種特定的價值觀、規範、制度和思考方式。占星學在歷史上的誕生,以及幾千年來人類心理中不滅的原因,大概在包姆(Rainer Baum) 所言:「人類不斷尋找有意義的威權及有意義的個人自主性,而這正表現於獨特的文化時尚上」,已作了很好的解釋。




307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