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的歷史起源 —從皇宮特權至有識之士的忌諱

更新日期:2018年12月13日


要了解占星學的起源,必先閉上眼睛。設想身處於遠古米索不達米亞,仿如天體的平原,在那沒有光害的晚上,人類與繁星開展了與大自然的交感對話……

就現存的文獻無法對占星學的起源提供一個確切的年代,而在多數與占星術相關的,又有正確年代考證的出土文物中,最古老的星位圖(Horoscope) 乃在巴比倫時代,西元前411年。然而占星學的發微,相信必須追溯至更遠古的時空。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曾是不同的游牧民族的舞台——最古老的蘇美人、阿德人、巴比倫人、亞述人等,都在這裡當過主角,然而總括來看,各民族的宗教均有繼承性,有些共同的特點是沒有改變的。

蘇美人,一如其他文明古國的祖先,仰首望天,對宇宙的構想亦如《周髀算經》中所言,「天圓如張蓋,地大如棋局」。至於日月星辰,便是懸垂在拱頂上的,那就是神的家;包圍在天地無邊界的便是海洋。

打從西元前4000-2000年蘇美人、阿德人的年代,便已有神廟和神職人員,其中Baru-priest也就是首席占星師,負責詮釋天象、解夢,主持祭祀活動、節慶典禮、祈禱占卜等。Baru-priest是一個特殊的階層,因為他們就是與神溝通的人。

古時候沒有望遠鏡,於是蘇美人便憑肉眼觀察和記錄天象。一方面在萬物有靈論的時代,距離地球最近的太陽、月亮、金星都經想像而封為神的化身,祂們有權力,且運行是周而復始的,當然也有其他的大自然現象如天、地、風、水等等; 而另一方面,他們卻又幾乎可以正確計算出月球的旋轉周期、春分點及一年的長度等,而占星師的重要工作就是觀天察變,預示吉凶。在農業社會,飢荒、瘟疫、洪水都對生產有莫大的影響,占星師把握行星、日、月蝕的周期,才能作為農民的領導,同時保有生命的安全。 故此在當時,占星師、祭司、天文學者是三位一體的。當時以行星為神,認為天象可示吉凶,一大批舊石器時代石雕上的動物和虛構的造形,都與天文上的星宿間有連結,以及占星學中的地、水、空氣的三個元素(火是後來加上去的),都預告了占星學其後的來臨。

在西元前1300年的古巴比倫,我們發現了最古老、依據一個人的出生時間來作預測的文獻,那描述仍是非常粗略的︰ 如果一個孩子在九月誕生,他會死。 如果一個孩子在十二月誕生,他會長大到老。

不過,在那個時期,追求幸福生活的巴比倫人,依賴占星的課題多圍繞着他們的農業生產,故此把握日月常規以知節氣是重要的﹔此外便是戰爭與和平。除了掌管國民命脈的國王,占星很少被運用作計算個人的命運上。

不論是巴比倫或其後的亞述王朝,在神權政治下,占星師都有着極大的勢力,在老百姓的眼中,國王若不能從祭司手中獲得權杖,便不算名正言順。由於司職的關係,占星師成了農業國家的經濟力量,他們作為財富的管理者,因財得勢,又成了社會的特權階級。他們多出於名門望族,職業是世襲的,也是國家少數壟斷文化知識的人。

在亞述王朝中(西元前1300-600年),較精確的月曆出現了,而黃道上的行星帶也被重視起來,不過現時占星學上所用的十二星座,要待到西元前六世紀才被確定下來;至於以十二星座在黃道中分享三十度的原則,仍要到西元前四世紀的後期才被確定;而我們今天所言的十二宮位,即區分人們生活範疇、虛構的,對十二星座的十二份瓜分,又再要等到稍後的公元 850-929年才確定,因為十二宮位的出現必然意味着占星學從國家而至個人、從王官而至平民的下放。

現在最古老的個人星位圖乃來自新巴比倫王朝時代,那是西元前410年4月29日的星位圖,有記錄木星在雙魚座、金星在金牛座等的字眼,然後的按語是:「一切事對你而言是好的。」這裏有一點預測的意味。星座和行星性向的配合,其實與氣候季節很有關係,例如:獅子座是在七、八月炎夏的星座,那麼當然與最熱烈的太陽相配了,而今天我們以獅子座為熱情的星座,也是這樣延伸出來的。這種意義的相連經過托勒密(Ptolemy)的註釋而被加強了。

根據歷史學家比羅斯(Berossus,西元前275年)的記載,於新巴比倫帝國中已有天文占星學院。巴比倫帝國在西元前 539年被波斯帝國所滅,但巴比倫的文明仍被保存下來,其後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330年滅波斯後,占星學便隨着他的東方大遠征而到了地中海,與古希臘的文化融匯;與此同時又出現了重要的天文學家/地理學家/數學家托勒密,他以學者的身份,為占星學帶來豐富的數據,使現代占星學的基礎得以奠定。

在托勒密的著作《四書》(Tetrabiblos)中,他承接着前人的天文星圖,共記錄了一千零二十八顆星的位置,排列出四十八個星座,略略描繪了地球上的經緯;此外,星體逆行 (Retrograde)的觀念也在此時出現;亦同時有了行星之間角度 (Aspect)的觸及。雖然沒有資料顯示托勒密以占星為專業,但是他在著作裏非常仔細地把行星和星座分為陰陽兩性,敍述行星的力量,又談及行星、星座與婚姻等的關係,以及討論在占星學上的醫學技巧等等,占星學在他手上已成了一門廣闊而專門的學問。

維狄亞斯華倫斯(Vettius Valens) (公元160年)另一位與托勒密同期的重要占星師,他的詳細生平不得而知,只知道他教授占星學,而在現存的一百八十個希臘占星圖中,有一百三十個由他繪製。他的著作《文選》(Anthology)中指,每顆行星都在我們的精神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於是占星學至此,便從單向的觀天象知進退的指標,進而成為精神層面上天人交感的可能了。 眾所周知,古希臘相當於中國的春秋戰國,乃思想上百家爭鳴的時代,占星學在希臘既是學院中專門的學問,也有着與一切學問相融合的趨勢,例如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西元前384-322年)重申宇宙的四大元素:地 、 水、火 、 風,正是蘇美文化的延伸;又如醫神波希客拉底 (Hippocrates,西元前460-377年)則根據占星術寫了一本醫學的著作等。當時的學者並不以單一門學問自持,一個天文學家也往往是哲學家、占星學家、數學家、文學家等,而不同的認知據點,自然也就對占星學這門知識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希臘的知識分子如柏拉圖學派的歐多克索斯(Eudoxus,西元前400-347年)就首先質疑巴比倫人的天文占星觀念,他認為單依據一個人的出生時間去預測他的一生,是難以置信的。其實,他確也代表了當時古希臘部份天文學家的想法,故此,要簡言古代的天文學家就是占星學家是過於魯莽。那為甚麼有些天文學家相信占星,而有些卻不然呢?那就在於他們是否相信天體的神聖了。

直到羅馬帝國代替了希臘版圖,即如希臘的藝術,一切走向世俗化了,占星至此不再屬於貴族的事,很多占星師容許平民用金錢取得他們的占算預測,這情況特別在西元前250年後為甚,占星師自然也就龍蛇混雜。終於西元前139年,羅馬帝國以占星師的預言謬誤和太多百姓的金錢浪擲在此為由,勒令驅逐占星師。在羅馬時代,作為專門學問的占星術,下放成了被廣泛歡迎的娛樂文化,由於當時占星術與許多咒術和密教混流,加添其神秘色彩之餘又令人倍覺可疑,占星術,逐漸喪失其權威了。

西元3 13 年,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公開承認基督教以後,以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西元前354-430年)為中心,對占星術異端來了一次嚴重的打擊,手段包括沒收財產和施行私刑。而羅馬帝國沒落後,基督教對占星學施以更大的壓迫,以古希臘的文獻為禁書,而占星學也在地中海一帶沈寂了近五百年。

直至文藝復興(西元1453-1670年),古希臘文化,包括占星學也復甦了,此時有斐奇諾(Marsilio Ficino,西元1433-1499) , 天主教的神父、占星師、哲學家和希臘新柏拉圖主義哲學的出現,占星學再一次得到學術的認同,由於許多占星師同時是基督徒,例如利萊(William Lilly , 西元1602-1681年),於是就有所謂「基督徒的占星學」的出現,當時羅馬教庭曾考慮過將占星學列入科學,而占星師也逐一被教庭任用,然而新教徒的出現,令占星學再受打擊,基本上這段時間占星學與教會的關係是進進退退,若即若離的。

在文藝復興時期出現、舉世知名的預言家諾斯托拉姆斯(Nostradamus),西元1503-1566年)在他的《諸世紀》中,曾以西元1999年七月天上黃道十二宮中行星成大十字,預示「西元1999年七月天將降下恐怖大王……」當然,很多人由此推斷為世界末日的來臨,最後大家都知道,那個月份天仍是蔚藍一片,海仍碧綠,那時不知有多少人黯然若失,又或指預言失效;直至「九一 一」事件發生,到今天有關調査指出,策劃襲擊的念頭正始自1999年,關於如何閲讀天體的啟示,似乎又上了一課。

當望遠鏡於西元1604年發明後,天文學在十六至十七世紀間迅速發展,最先是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西元1473-1543) 在其《天體運行論》中提出日心説,其後獲伽俐略和牛頓進一步的研究支持。日心説的提出儼如新事實的發現,對向來以「地心説」丶「從地球上所能看見的天空星圖」為基礎的占星學來了一次嚴重的打擊,作為天文學家與占星學家的雙重身份開始感到矛盾了。

十八世紀實證主義抬頭,若要以科學上被證實的事物出發,來明確化其間的恆久性關係及法則性,又或以嚴密的技術為目的,排除了一切超越、形而上學的想法,占星學必然會被科學拒諸門外,成了迷信或幼稚的娛樂。縱然當代許多占星學家仍極力希望搜集數據來企圖支持占星的可信性及其參考性,然而,若以一 嚴格的科學標準去檢視占星學,明顯地,很難得到占星學完全符合嚴格科學的結論。

日心説的出現,就能指稱古人地心説的幼稚嗎?二十世紀愛恩斯坦相對論的提出,令我們處身於無邊界宇宙中設想,是地球繞着太陽而轉、還是太陽繞着地球而轉亦顯得模稜兩可。

占星學不是科學又如何?為甚麼科學竟要成為衡量一切價值的秤子?宗教也不是科學,誰會懷疑其存在的意義!占星學的價值正因它不是科學、亦不是宗教,而是一隻觸碰着人類心靈深處的指頭,偶然的相遇,激活了我們靈動的生命本然,無怪乎占星學步入二十世紀,成了心理學家的新寵兒。占星學與天文學分體後再與心理學作伴,探究人類更深層的心理。心理學家榮格(Jung, C.G. ,西元1875-1961) 透過實驗將占星學中的行星象徵和心理學所表現的情結結合一起來解讀人類心理,就成為了所謂「心理占星學」(Psychological Astrology),也即占星自療之所根本的出發點。

其實現在歐美占星師也有不少把占星運用到自療上,只是一向不注意心理健康的中國人社會,在對西洋現代占星學毫無概念的情況下,才顯得占星自療如此陌生而已。 占星學在當代與心理學的結合並非偶然,給大家一個占星學的解說罷,因為這兩種學問同屬占星圖上第八宮,也即神秘宮。

0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