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撒占星政治學】莫回頭——迎接2020

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5日




很快又年底,大家大概感受到六月時我所說的,我們在歷史的巨輪上,然而我們要往那裡走?觀察所得,並沒有清楚的共識!而整個2020年,我們迎接黎明前必需理出一個端倪,如此,面前的圖像才會是自主。告訴大家,這一年的時間要好好誠實對待自己,當我們處於黑暗,正給我們一個抽離於過去和官感,靜聽內心的時刻,對嗎?於個人如是,對新社會的企盼亦然!

正如前文所說,即使「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慷慨善良的木星在12月3日亦進入山羊座,但它距離冥王星和土星仍有一段,所謂遠水仍無法救近火,11、12月表面平靜了一點,但暴力其實鑽到地下處繼續蔓延,在惡魔垂死掙扎的階段,我們要避免犧牲,我在節目上講過,12月下旬特別聖誕假期至明年1月初是高危的日子,謹記不要挑釁,慶祝活動約老外朋友、去老外聚集的地方都較好。活著才能有將來!

當我在前線看著那些躲在精良裝備蒙頭的人......想像他們脫去那身製服後,會否也像我們身邊的正常人,對家人朋友表現出善良的面孔?如是,難道製服是有魔法?讓人躲在後面、可任意行使權力時打人、甚至摧殘、侮辱別人的生命?我從著名導演波蘭斯基「道德的審判」得到一些啟發。 「道德的審判」內容講述女主角波利娜(西格妮·韋弗 Sigourney Weaver飾)在納粹軍政府時代從事地下報編輯工作,一次她被軍方拘捕,她受盡折磨而沒有供出男友的名字,卻被一個為她打鎮定劑的醫生施暴,由於被蒙著眼所以她一直沒有見過罪犯的真面目,釋放後創傷仍留在心裡,她的性格也變得神經兮兮。婚後的一個晚上,她的丈夫傑拉多(斯圖爾特·威爾遜 Stuart Wilson飾)當選法律委員會主席,回家後接待按門鈴的鄰居米蘭達(本·金斯利 Ben Kingsley飾) , 波利娜認出這把聲音、笑聲,這就是當年施暴她的人,於是她用手槍制服了米蘭達和覺得她武斷的丈夫,展開了連串的迫供,那醫生口中的尼采、華格納、身體上的氣味、偽裝寫懺悔時透露的細節,仍未能令一個「和理非」訓練的律師丈夫相信那就是兇手,最後女主角要私了,以推下懸崖要脅,米蘭達才歉疚承認,他在回想罪行時仍不禁帶著獰笑,就好像仍沒忘懷在黑暗時代裡那個曾恣意的自己,因為垂涎,更重要的是,他指出當時旁邊的軍警一直慫恿他,於是,這個道貌岸然的醫生把她強姦了14次!


「不道德的審判」劇照

在過去的文章我說土冥兩顆星同度是極權咆哮的日子來臨,然而每個人的星盤裡同樣經歷土冥合相而來的折騰,也就是說,我們正處於一個「被迫去面對自己的陰暗處」的時代,這個測試是嚴厲的,在製服的掩飾下,這種「惡」、這種集體的「惡」原來絕大部份人都表露無遺。

如果沒經歷納粹時代,那位醫生可能一輩子是別人眼中的濟世義人;如果香港沒有2019年的日子,我們無法體驗皇軍統治是什麼模樣,有些人不曉得自己手上掌有權力時可有多邪惡。 在「道德的審判」中要審判的不只是施暴者,那個信奉人類文明制度的律師丈夫在與女主角的對話,原來又揭示另一種慚愧:當女主角被軍警用電擊棒伸入下體,她仍不肯供出傑拉多的名字,她在釋放後甚至絕口不提被虐待與強姦的經歷,至於傑拉多,他在女友被抓的個多月中與另一女搞上,他直言如果是他被抓,刑具還未碰到皮膚時他可能已招供。94年我看這部電影時已留下深刻印象,近幾個月觸發重看是由於在各種輪姦、被自殺的事傳出後,我的一些網友要求Fact Check...... 一個時代的極權必有以虛偽理性掩飾的怯懦成全,黑暗裡我們因恐懼而向自己說謊,我們有沒有因此對不起為那些犧牲了的人?土冥殘忍對人的試鍊是不分忠奸的。 冥土二星合,香港淪陷,二星在我們每個人不同的宮位蠢動,有些人失去了自由、生命、健康、關係等等,它挑戰了我們一直在這城市生活下來的安穩,教我們在失去以為不能失去的東西時,經歷「死後重生」。細想想短短半年,原來市儈


人格面具的背後,港人能放棄財富、能割斷因大是大非而發現枕邊價值觀相距千里的伴侶、能捨生、在喪失至愛時仍不動搖善良的意願,這一切作為命運共同體的香港人,彼此感染、洗滌,這是「流水革命」的深層意義因為這是一場心靈的革命!


看到這裡,大家是否有點焦急,怎麼沒有想看的預言?如果我再重覆節目上所講的,明年三月初前會看到政府的人事變動,這其實是否就代表勝利?我早說了這是中港對決,港府的人事變動、官員受外國的排擠等等仍是未到核心的戰爭。我們只可當是對方的虛假姿態,別忘了警暴在鏡頭後仍續續進行。

明年的我們不算贏,但中國將面臨崩塌,即使中美簽訂了第一階段的協議,但中國是無力/不習慣守約。也許這個政權要為多年來的業力「埋單」,至今,一切已難逆反!這在六月會見,但這是「百足之蟲」,故此事情擾攘很久,香港人要有Plan B,僵化地喊五大訴求,未必回應到現實處境,這樣不一定找到出路。香港的經濟難免會受很大的影響,這裡包括掠奪和種種失控情況引致的社會不安,不少商店倒閉,市面蕭條,恆指下插最少到2萬,股災、樓市下滑50%以上,這在下半年為甚,其實,這些現象該早在2019慢慢出現,只是裡面有太多人為的因素,然而到了2020年,托市虛假之象已難撐下去。七、八月民間的反抗再次震撼國際,「攬炒」的成果在十二月得到清晰的收成。

2020年的大環境是世界經濟不景氣,香港金融體系亦開始轉變,但十二月的土木會於山羊座,再雙雙進入水瓶座,香港會自此洗淨它的紙醉金迷、我們會覺醒我們不需要有20%貧窮人口的國際金融中心,中國會失去它認為最不能失去的香港,香港人失去炒賣投機而來的致富機會,然而,這正是香港人重構生活價值的時候,到底我們要怎樣的生活?當天王星進入第二宮,既是香港庫房,也是香港人的價值觀的宮位,它要求我們自由地離開過往世俗、建制的眼光,率性地建立我們認為自在的生活價值,我認為這是我們痛定思痛後的覺悟!也是非常踏實地,我們只在清楚自己要怎樣的生活時,才知我們真正的訴求是什麼,以及如何去達成。


現代占星看冥王星的象徵不只是死亡,並且著眼於地底的那些資源。死亡不是死亡而是割捨,即如音樂之神Orpheus到冥府求冥王,讓他把妻子帶回人間,冥王感動而答應了,唯一的條件:在折返人間的路上不能回頭。Orpheus卻在快要到陽間時高興得禁不住回頭,亦因此,妻子便煙消雲散!「莫回頭」是人類集體意識中的智慧,因為割捨中必留重生的種子,臨界點中會發現更堅強而真實的自己,個體和社會均如是。就占星學而言無所謂「命」,那叫規律,人不能改變規律,但規律中的意義卻有待人類去體現和說明。




15799 次瀏覽2 則留言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chan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