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撒占星政治學】天海一族帶領香港時代革命

更新日期:2019年7月15日



2019年7月1日年輕人佔領立法會

一個月「反送中運動」下來,沒有一樣訴求得到回應,今天看新聞,有些年輕人表示對此感到點灰心無力。從現實上,這是一場被年輕人血加冕的運動,而在我一直跟隨香港局勢發展的占星研究,佔領立法會很清晰地確認了香港進入歷史新一頁。七一快要進入7月2日的當晚,香港迎接兩個天象——日蝕和新月,這就是變天的開始,日蝕有如兩軍對陣突然天地一剎漆黑,相當危險,而新月則是開啟一件事情的最佳時機,預計7月16日左右事情會有進一步發展。71後,市民從撤回送中條例的要求已經演變為真普選,連登發起的行動衝出國際,得世界認同,在本地打破了固守定點的戰略,遍地開花,配合消費上的杯葛,而流動「佔領」中,群眾都非常有默契,像install了一種記號,強烈的宣示主體意識,無形中強化了族群認同,香港人從沒如此靠近過。 佔領後的評論並沒有跟得上群眾的行動,直至衝入立法會的梁繼平把面罩除下來,後來在訪問中得知他27歲,筆者把所有板塊拼合起來——一幅天王星和海王星同度出生的族群(1990-1995年)正是帶領香港抗爭的火車頭,這並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突發的,梁天琦、黃台仰也是這族群的人。2016年旺角初一事件的發生,梁天琦實踐的「以武制暴」、「抗爭無底線」,在當時並不是一般香港人能消化的想法,即使筆者這幾年一直近距離觀察本土運動的發展,事發那一刻也難免有懷疑,直至真實認識梁、黃,再檢視他們的星圖,才敢肯定他們的行動是帶著先天的行星能量,而在「反送中運動」連登仔女的討論及實踐中,很明顯是承接了梁天琦的「抗爭無底線」,這在佔領立法會中,他們寫上「釋放梁天琦」的字眼中印證。由此,在行星規律和現實政治運動發展的互參,我們可以找出自己所處於一個什麼時代,並且放下陰謀論,從更超然的占星學中找到精微。

天王星和海王星同屬占星學中的外行星,每每它們被人類察覺發現的時候,世界都會出現標誌性的事件:天王星於1781年由德國天文學家和音樂家William Herschel發現,天王星的環系統在行星中非常獨特,因為它的自轉軸斜向一邊,幾乎就躺在公轉太陽的軌道平面上,因而南極和北極也躺在其他行星的赤道位置上,在它被發現時,地球上出現的法國大革命,正是企圖瓦解世界固有的秩序的相應現象。 天王星就是年輕的判逆者,這判逆是對於壓迫者的權威而言,天王星是一種開創、獨特、快速、自由的能量,有研究者甚至指出其守護的水瓶座,那個符號就是電波符號,而是次運動正是年輕的連登仔女在網絡發起並一石擊起千尺浪。至於海王星,一種消除界線、無私、想像的力量,在1846年天文學者利用數學推測 出來之前的一年, 也就是發現X光線的物理學家Wilhelm Röntgen誕生,這種消解了人類視覺界限的光線正把要方醫學推進新領域。


行運天王星和原局天王星成90度

在占星學上天王星與海王星相遇,激發了一種追求「判逆的理想」的能量,這是百年一遇的星象,兩星於1818年於人馬座碰頭的那次,馬克斯誕生了,出生於相對富裕中產家庭的他,革命性的學說不也就是他帶著理想、對自己出身的一種叛逆?即使人馬座永遠只看到最終的理想願景而不照顧現實世故的細節......在占星學中,排列在後面的星座往往是對前面星座負面能量的糾正。1990-1995年天海二星在成熟策劃性強的山羊座重聚,而在2002、2003年天王星再與謹慎的土星成120度和諧角,由此我會推判是次運動不以某位社運明星帶領,但在上述年份出生的參予者該有啟發/帶動性的位置,我們並且可以看到運動中所表現出來的有勇有謀有情有義,完全符合這班造夢者的宇宙身份,他們突破了過往和理非的抗爭、以武制暴、收放自如、靈活而創意多變,這感染力來自造反的天王星落入深思現實的山羊座,於是矛盾統一的反抗力量就強勁使出來了!天王星是不願做奴隸的幼獅、山羊座帶有的是土星這種抽後腿的老人,當天王星落入山羊座,也正好是世代和解的啟機,看今次運動跨代齊心,可作為天海一族領頭的輔証。

天王星不一定友善,在上世紀60年代中和冥王星的結合,帶來文化毀壞、人性扭曲的文化大革命,但天王星和海王星的合夥,暴力並不是他們所喜愛、也不是目的,然而由於海王星是消解自我界限的能量,碰到自由天王星,許多沒發生過、我們沒想過的手段都可能出現,因此不排除、不介意武力的抵抗,這兩天上水、沙田的示威中的表現,我認為抗爭人事將會逐步升級行動。

仍有些沒跟得上行動的人認為連登背後有什麼另有目的的人在擺弄,其實這是奴性的思想,因為他們不相信宇宙規律本身只是激活深藏於人性固有的本質力量、也不相信世界存在無私的理想,於是只能在他們所熟悉的陰謀論中找到認知的安全感!2019年行運的天王星進入金牛座,與香港本命星圖中的天王星成90度激發的角度,前者位於代表生存態度的第一宮,後者是人文關懷、志願團體、政黨的第十一宮,故此連登仔女帶動了香港原有的善良的意願。香港的革命來臨了,年輕人以死明志那一刻,就是天海一族的誓師儀式。筆者回看年輕人那晚佔領立會後在討論或留或撤,很清晰根本沒有一個領頭人,他們是個天命的共同體,就面對12點速龍小隊要來驅散的死線仍沒達成一個共識,有人說要死在那裡不肯走、有人哭訴要共同進退、立會外的一幕是有人叫咪去留大家自主,不要勉強別人,然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後方異口同聲傳來「一齊走」的聲音,這是出於情感的決定,壓倒了各種理性的辯論,抗爭者同路人成了穩固的族群,接下來就是外面的人把立會內的死士強行帶走,就像一家人要齊齊整整,前面的路繼續並肩,一個也不能少。在這裡奉勸天海一族,你們的能量是在自由無私中綻放,事實上亦因為不與任何政黨利益掛勾而來的凝聚力,故此,請保有在野抗爭的動力,不要碰進入建制的事如選舉、助選等行為。

我們過往只在歷史書中認識大時代,身處其中時,卻感茫然不知所措,當前香港所進入的大時代,是需要每個個體自覺裝備好去推動的大輪。1989年北京學生市民流的血灌溉了東歐的花朵,1990年之前的春夏之交,王維林獨自對抗坦克,之後下落不明,可以肯定的是他遺下的傘,被香港人撿起來用作對抗同一個極權!

抗爭者在沙田新城市商場內圍打便衣警察

0 次瀏覽

All Site Contents © Copyright 2020 Cosmos Chant Studio Co All Rights Reserved.   

                                               Hong Kong     casa@cosmosschant.com